•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建

    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縣索卜溝村——

    針線刺盤繡 繡娘巧增收(一線調查·走村串戶探脫貧)

    本報記者  姜 峰攝影報道

    2020年12月11日08: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當地土族婦女足不出戶參與盤繡制作。

    林三秀(右)在家中制作盤繡。

    互助縣美麗鄉村高原油菜花飄香。

    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將如期完成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近年來,各地干部群眾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腳踏實地、因地制宜,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力量。他們中有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縣的駐村書記,也有云南維西傈僳族自治縣老鴉樹村的普通群眾,還有重慶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干田村的創業青年……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

    為此,本版今起推出特別策劃“一線調查·走村串戶探脫貧”駐村報道,與讀者一同走進那些村、走近那些人,一起傾聽華夏大地中華兒女脫貧攻堅的鏗鏘足音……

    ——編  者  

    產業嬗變

    從固守薄田到拿起繡針,生活在指尖越變越美

    路好,山村不再遙遠。

    遠望,長云翻卷,祁連支脈達坂山巍峨雄峙;近看,田連阡陌,點綴其中的磚瓦房,很多房檐、大門處換上了傳統而精美的木雕,彰顯著鄉親們新生活的心氣……

    這里是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縣索卜溝村,海拔近3000米!把笥笄囡筒俗,靠天吃飯不管飽”,早上一見面,駐村已有5個年頭的第一書記劉鵬用當地俗語向記者道出了脫貧之難:依山不傍水,沒有水澆田,人均兩畝地,旱澇常歉收。

    遠近十里八鄉,何嘗不如是?“高原自然災害頻繁”,借著話頭,村主任索旦主告訴記者:“鄉親們最怕辛辛苦苦種了一年的莊稼一剎那被冰雹破壞!

    主觀因素也曾制約著發展!斑^去,家里男人頭腦活泛的,還能外出務工;婦女則大多固守薄田,操持家務一輩子”,索旦主說,無怪乎,劉鵬駐村伊始,村里的貧困發生率竟高達16%!

    如今摘掉了貧困帽,靠的是啥?

    山峁上的林三秀家,正在緊張施工:新起的二層樓,磚瓦結構配上木質雕花;屋內屋外,處處貼著“囍”字!吧蟼月剛給大兒子辦了喜事”,記者登門,林三秀正坐在炕上搞針線活,說起兩個兒子,她笑得合不攏嘴:“二層在建的新房子,那是準備給二兒子娶媳婦用呢!”

    本來擔心采訪時語言不通,誰料與林三秀對話,竟毫無障礙……“她如今可算見過世面”,劉鵬指指炕上這些七彩斑斕的繡片,“靠這些針線活兒,村里的婦女變成了產業工人。就說三秀家的新房,這一針一線也出了力哩!”

    再細聊:原來,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土族盤繡,在民間普及程度很高!鞍凑债數貍鹘y,女孩從小就要學著為自己繡嫁妝”,已到知天命之年的林三秀,過去“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現在咱除了種地,還會縫物件,村里的婦女們個個都成了巧手的繡娘!

    這令劉鵬眼前一亮……

    觀念改變

    從“單打獨斗”到集中培訓,近百位村民靠盤繡致富增收

    通過駐村工作隊牽線搭橋,互助土族自治縣的素隆姑刺繡有限公司與索卜溝村簽訂了盤繡收購訂單,發展“政府+企業+農戶”的盤繡產業模式。

    說到這兒,林三秀羞得低下了頭,“想當初,咱還有點打退堂鼓呢!”

    駐村工作隊請來企業的培訓老師,對村民們的繡制技藝、產品標準、生產流程進行了為期半個月的統一培訓!芭嘤柕谝惶,村里聞訊而來50多位婦女;過了幾天,就剩下七八個人”,劉鵬當時納了悶:“免費培訓,挺好的事,為啥群眾不買賬?”

    一打聽:家里男人擔心媳婦參加培訓耽誤了農活和家務,說“除非政府每天發二三十元補助,不然你再也別去”。

    咋辦?“就算剩七八個人,也要堅持培訓下去!”劉鵬下決心:要用實實在在的成效,扭一扭群眾的思想觀念。

    一番動員,林三秀沒有走。接受完培訓,企業派訂單,計件發工資,“巴掌大的一個‘太陽花’,60元;托盤大小的,好幾百元!”

    堅持下來的七八位婦女,很快成了骨干!斑@可好,村里的男人們紛紛找到我,要求給家里媳婦搞培訓,再不提補助的事兒了”,劉鵬如今笑言。

    觀念在變:短短兩三年,索卜溝村已有近百位婦女參與到盤繡制作中來,人均年增收達7000元以上。

    可不,一上午,記者走家串戶,幾乎家家都有婦女在舞針弄線,好不忙活!村頭,在駐村工作隊的協調下,還蓋起了一座盤繡扶貧車間!凹仁巧a車間,更是產品展銷中心”,車間里,駐村工作隊隊員包瑞正在和村民席金花商量著搞直播帶貨……

    席金花是村里的繡娘帶頭人,不僅繡藝高,還能唱一口好花兒。駐村工作隊的觀念也在與時俱進:不但幫助農村婦女轉型成為產業工人,更要讓她們積極參與市場營銷,指望著有朝一日培養出有思路、敢干事、懂經營的致富帶頭人。

    這不,包瑞一鼓動,席金花倒也不忸怩,大大方方地給記者唱起了花兒……就在前不久的青海省投資貿易洽談會上,她就曾被企業邀請到西寧的展廳,面對手機那頭的眾多網友,一邊唱著花兒一邊推銷盤繡產品……哦,原來人家可是名“網紅”呢!

    比觀念轉變更可貴的,是眼界。

    心氣轉變

    從建起車間到對接市場,老手藝正煥發勃勃生機

    一項統計令人欣喜:幾年來,互助縣已培育出盤繡企業近30家,帶動從業人員上萬人。

    午后,扶貧車間里更加熱鬧起來;婦女們三三兩兩聚到車間,圍坐在一起,討論起新的盤繡產品……

    “上次的香包非常成功,大受歡迎”,劉鵬給大家鼓著勁。今年端午節,青海一家農副產品企業向索卜溝村一次性訂購了1000只盤繡香包,作為產品的外包裝!霸蹅儾荒芾鲜抢C一些簡單的繡片,得想想怎么去做一些更增值的物件”,席金花接話道。劉鵬在一旁補充:“這叫增加產品附加值!”

    “對,附加值!”婦女們若有所悟地笑了:打開了眼界,一個全新的世界正在向她們敞開懷抱……

    摘了貧困帽,如今謀振興。

    這個說做手包,那個說搞掛件……整個下午,大家討論得不亦樂乎;人群中,還不乏一些年輕的面孔。

    馬洛三什姐是個“80后”,平時一邊在家帶娃、一邊操持家務打打零工。她趕上了好時代,自小接受義務教育,具有一定的文化知識;另一方面,由于社會環境和生活習慣的變化,“我們這些村里的年輕女性,再沒有學習過盤繡,更沒有人去給自己繡嫁妝!

    曾幾何時,席金花、林三秀們都不無憂慮:自己家的閨女都不肯學,盤繡技藝怕是要在她們這一輩手里失傳了。

    沒想到,隨著盤繡扶貧產業的發展,竟還意外地解決了盤繡人才傳承“青黃不接”的難題:眼見村里的姑嬸們都掙了錢,馬洛三什姐主動找到林三秀,“半路出家”學起盤繡,如今也繡得有模有樣,“這比我打零工可掙得多多了!”

    索卜溝村“80后”“90后”的年輕媳婦里,參與盤繡制作的就有十幾個。老手藝煥發青春,有市場、有傳人,才有勃勃生機。

    生機勃發的,還有婦女們的心氣。

    傍晚將至,扶貧車間里,繡娘們仍然意猶未盡地在討論著……“你們不用回家做晚飯嗎?”臨別前,記者打趣道。又是一片笑聲,索旦主說了實話:“現在媳婦們掙得比男人都多,家務活兒如今都輪到小伙們干了!”

    哦,誰叫他媳婦也是位繡娘呢!正應了“婦女能頂半邊天”。

    記者手記

    產業振興

    需下繡花功夫

    當地婦女大多是巧手的繡娘。這一點,但凡到過互助縣的人都會有所感受。索卜溝村只是記者探訪的一個縮影,說互助處處是盤繡村,應當是不為過的。

    但千百年來,刺繡技藝只是當地的一種生活方式。衍變為一種脫貧產業,并且帶動群眾思想觀念的改變、婦女社會地位的提升,甚至破解了技藝傳承面臨人才斷檔的難題,這都是近幾年在脫貧攻堅過程中發生的深刻變化。

    技藝走向市場后衍生出如此多可喜的連鎖效應,得益于各方的探索與努力。政府找準了扶貧產業的切入口、為產業發展完善培訓營銷等各個鏈條的“最后一公里”,企業在扶貧工作中積極作為、主動對接產業上下游平臺——這才有當地群眾特別是婦女們轉型為盤繡發展的“弄潮兒”。

    政府與企業的“穿針引線”,何嘗不是一種繡花功夫?

    《 人民日報 》( 2020年12月11日 05 版)

    (責編:劉尤罕、趙晶)
    相關專題
    · 黨的建設數據庫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爱彩票